土豆小说 > 仙宫 >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石门诡异

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石门诡异

土豆小说 www.tdxs.com,最快更新仙宫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老人被人拆穿了诡计,不但没有一丝气恼之意,反倒是哈哈一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不简单,那些家伙一个个都以为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者,谁又能想到我是为了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点,才用这些白骨给作了铺垫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前辈先前所说的所谓老梆子到底是谁?看前辈如今的情形,他要么现在被你杀了,要么已经离开这里了吧。”

    叶天丝毫不慌张,无论如何,他还没有从这老人的身上感受到危机。

    倘若对方有实力足够吃定叶天的话,也不至于又是诓骗又是诡计,这只能说明在此地那么多年,对方终究是没得当年的气力。

    能够活到现在如此年岁,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家伙如今已经离开这里,不知晓多久了,你这年轻人不仅修为高,心性也不差。若不是见你皮肉生的嫩,浑身上下也没有一点死气,我怕是要以为你是哪个老怪物伪装成一副少年郎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是那人将前辈一个人抛在这里,若是前辈能告诉我离开的方法,兴许小子能尽绵薄之力,带前辈一同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免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不知是何原因无法动弹,只是言语之中,毫无希望,似乎已经接受了如此处境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知晓离开这里的方法你就能做到?这里的东西全都被他带走了,再也没有人能够活着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前辈所说之人,到底是哪位?说出名讳,兴许晚辈认得。”

    叶天确实有些好奇,一个人将如此心机的老头,骗在此地的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哪怕说出来你也不认识,我们那个时代太久远了,你别看我现在是一副皮包骨的模样,可是在刚来到此地的时候,我的皮肉可不比你差半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晚辈的年岁不大,可是却认识不少的前辈,说不得会有些许渊源。”

    “萧逾,你可曾听过?”

    叶天略微思索了一下,发现确实不曾听过。

    “萧逾?!”

    蜃的反应却比叶天要激烈的多。

    “传闻中这不是鬼帝的本名吗?小子你问仔细一点,看看这个萧逾是不是传说中的鬼帝?”

    “这要如何问?我也确实没有见过鬼帝本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问那人是哪门哪派如何招式,鬼帝虽然在外界来说有些高深莫测,可是我却知晓不少关于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你倒是比他更高深莫测。”

    “知晓事情多了也不是件什么好事,若是我知晓的不多的话,你家先祖也不会找到我,不然我好歹是一介领主,寻常人物想要从我这里得知消息,不花费些许心血又怎能行?可是你家祖宗偏要来霸道的,唉……”

    一想到当年的往事,蜃就忍不住叹息的。

    叶天则对此类消息不太感兴趣,就扭头向老者道。

    “这人听着有些耳熟,不值前辈可否告知具体些许?”

    “这人虽然也是一介亡魂,可是他生前所修炼的却是不俗的功法,哪怕是以阴魂之力也可以修炼出皇气,虽然那个老家伙毫无信誉,但却不得不承认他是个修炼奇才。”

    “那此人必然就是如今的鬼帝无疑。”

    听完老者发言后,蜃笃定了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传说中当年的鬼帝虽然天赋不俗,可是能够一飞冲天,却是因为某份机缘。这老头儿先前说这里东西全都被他带走了,说不定当初就是靠着这些东西,走上称帝之路。”

    叶天闻言,却是不太感兴趣。

    他乃是人族修士与亡魂不同,能够让鬼帝称帝的东西,也未必对他派的上用场。

    “前辈所说的那人,在下有些猜想,应当就是如今外界的鬼帝。”

    叶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鬼帝?”

    老者闻言,表情有几分惊奇,却并无太多差异。

    兴许是在此地太久,并不知晓鬼帝的称号在这修罗场中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此河名为弱水,当初这河边还有一块碑文,只不过被一后来者这推入了河里,而大致可以离开的路径,也是写在碑文之上的,不过那人就是因为无法离开,这才怒急将碑文也毁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老人眼珠子一转,瞧了瞧身边的一堆白骨。

    “兴许就是这一堆中的某一个,我也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弱水的名头叶天也曾听过。

    据传乃为地狱中的黄泉变名,只不过据传闻说,弱水是鸿毛不可浮,自己先前坠落其中还可以游上来,想来应当不是传闻中那一个。

    “那先前碑文之上所记载的法子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两句话。以退为进,以入为出。当初那萧逾就是入了这河内,从此以后我就再不见他浮起来,而我们从那扇门后所得的东西也全被他拿走去。”

    叶天想到了先前自己所经过的那一扇刻着太极的门。

    在咨询了一番之后,发现老者所说的也确实是那扇门,只不过那扇门先前进去的是一座大殿,其中供奉了一尊神像。

    老者所见并不认识,但是萧逾似乎知晓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二人还在其中搜刮出了不少的类似于法器的东西。

    青灯,佛珠,经文……

    叶天听完之后就猜想那大殿之中所供奉的应当是一尊佛像。

    而当老者与萧逾二人将其内的东西搜刮完毕之后,还是找不到出去的路途。

    想要折返之后打开门,却发现再不是先前那一座大殿。

    反而是回到了一开始的原点,而后无论重试多少次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哪怕后来萧逾坠入河流离开之后有人再来,打开那扇门之后,仍然只会返回原点。

    而那些人无论按照石碑上所说潜入这河底多深,都不能出去,也见不到别的出路。

    于是慢慢地耗尽了体力,被老者给杀害,成了他补充能量的途径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瞒着你,若是你折腾一番之后还是找不到出去的路,等你筋疲力尽之时,就是我享用美味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老者说道最后,有些肆无忌惮地桀桀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就是想让我给你一个痛快罢了,你连死的勇气都没有,也只是敢苟延残喘下去。”

    叶天说完站起身,不再与老者对视。

    若是先前的萧逾,是因为走入太极门之后进入了一座大殿,这才得以出去。

    那么叶天如今就想回到方才所见的那扇门,此界认识太极图案的本就不多,他算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而那门上所刻的太极图案必然不只是装饰而已。

    兴许其中玄机等自己参悟透了,就可以进入那大殿之中,而后获得真正离开的方法。

    他如今也不奢求有如何机缘,若是能安安稳稳得到那十万魂珠,那他就会立刻离开这鬼地方,尽量回到外界,去找到土伯。

    他如今只想回到那个自己熟悉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看着叶天向着他先前所走过的路继续走下去,猜想对方一定是听了自己放在那一番话之后,想到了那石门。

    于是又与先前那几名误闯入此地的人一样,抱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心态,到头来所经历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到最后沦为绝望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老者就充满恶趣味的笑了,笑声尖锐,绝望。

    叶天自从转身离开之后,就不再回头理会老者。

    他只是沉默地向前走着,周围围绕着他所召唤出来的琉璃火焰。

    有的目标过后,路程自然会变得短些许。

    于是叶天很快就见到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太极门,与先前自己所见的模样并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好似是在此地沉寂了千年,等待着来人的推开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叶天并没有在莽撞的直接上手推门,而是看着眼前的太极图案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正所谓: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

    而这太极自然是“道”的最好表现。

    阴阳相啄,彼此依存,往复循环,天地至理。

    “倘若说这么上面所刻的是太极,是不是就像它图案一样,意味着门后是往返无尽的轮回。”

    叶天忽而道,她方才脑海之中似乎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那老头说谎了!”

    他又蓦然间道。

    那老者先前所说与萧玉在那大殿之中取得的是佛珠,经文……

    而这门上所刻的太极分明是道教图案,与那佛教又有何关系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天不禁伸出手去碰了碰那太极。

    将手掌放在这太极之上,调动体内的仙元,从掌心之中一丝一类的灌入这图案内。

    而后这太极图案竟然果真缓缓地发生了变化……

    那阴阳两仪好似活了一般,开始游动,彼此追逐成了圆圈。

    而后这图案越扩越大,也变得越发虚幻,等到能量注入到最后,太极图案缓缓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那原本门上所留太极位置,如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“卍”字符文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稀奇古怪的东西倒是知晓多。”

    蜃看了叶天这一番操作不由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那些先行者知晓这太极所代表的意味,兴许早就破解了。”

    后者说道,一把推开石门。

    门后佛光普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