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豆小说 > 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> 第538章 奇妙的绘画法门

第538章 奇妙的绘画法门

土豆小说 www.tdxs.com,最快更新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!

    但一直过了七八分钟过去了。但院里静悄悄的。并沒有任何意外发生。我有点不耐烦了。刚要说话。小磊却一抬手。示意我要安静。看小磊如此紧张的样子。刚刚有些松懈的大家。又都不敢乱动了。希望观察着院里。

    月亮已经很亮了。院子里一切在月光下显得很静谧。微风轻抚。但不知为什么。越是如此安详的气氛。越让我感到不安。总觉得这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而接下來发生的一切。也许就是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。忽然。在月光下。好像墙头上有什么东西在动。我的心狂跳起來。不光是我。大家也都发现了。。。所有的人此时连大气也不敢喘。难道又是那几个日本人來捣乱。

    可现在天刚黑而已。如果是那几个日本來的话。应该也是在深夜和凌晨。怎么会这么早就來呢。

    那个东西在墙头上动了一会后。然后就从墙上跳了下來。虽然还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。但我们确定。那一定不是人。因为那东西是从墙上飘下來的。还像是只鸟。

    难道是陈老先生的那只“猴鹰”。但形状和大小却有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正当我们揣摩那东西是什么时。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。那东西忽然变成一团火焰。自己燃烧起來。。。当火光一起。我们这才看清楚拿东西是什么。。那竟然是一个纸人。

    火是从纸人的底部烧起來的。因此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纸人的模样。那只纸人的模样实在是太狰狞可怕了。。它脸上画着一双牛一样的眼睛。并且还有一张血盆大口。五官也是极度扭曲。在火光的映照下。那些五官好像在慢慢蠕动。让我想到给死人烧的那些纸人。一种莫名的恐怖和阴森。从心底升起來。

    但我们都沒动。因为我们确定接下來会发生什么。是不是有人还藏在墙头上。那个纸人火燃烧的上面时候。那种火焰慢慢地变成了蓝色。让那个纸人的脸更加恐怖。第一时间更新

    这很像是个恶作剧。但我们都知道这绝对不是。因为在这深山里根本沒有住户。更不会有人开这种玩笑的。这到底是谁做的呢。他们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。

    如果要是“猴鹰”不受伤就好了。因为在这种情况下。“猴鹰”最能一展身手。也能帮我们很多。但对于我们來说。却不敢贸然出去。因为我们都知道。日本人的弩箭很厉害。在这黑夜里。如果我们走到院子里。很可能会遭到他们的暗算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。当那个纸人燃烧完后。一直过了十多分钟。却沒有任何动静。。。忽然。小磊沒和我们任何人打招呼。就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外面。并且几个翻滚。就到了墙根下。他这一系列动作实在是太快了。等我们反应过來的时候。小磊已经到墙根下了。并且一翻身越到了墙外面。我们知道。他是去外面看到底有沒有埋伏。

    等过了一会后。小磊从院子外面回來。这时。知道沒什么危险、我们才走到了院子里。可当我们用手电往那个烧掉的纸人照过去时。我们都惊呆了。。在那个纸人烧掉的地方。竟然沒有一点灰烬。

    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按说纸人燃烧掉。肯定会有灰烬的。并且那是在墙角的地方。第一时间更新即使有风。也不会刮的一点不剩。大家拿着手电。在院子里认真的两边。还是沒发现一点灰烬。可我们明明看见纸人烧掉了。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番折腾后。我们又回到了屋里。我们重新点上灯后。还沒坐下。就听表舅忽然说了一句:“坏了。我沒想到对手竟然这么厉害。”表舅这么说。难道他对那个纸人有了解。

    大家坐下后都不说话。全都看着表舅。等着他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表舅慢慢端起茶杯喝了口水。这才若有所思的缓缓说:“刚才我说到钢针的事情。第一时间更新单教授说他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其实。钢针的事情和刚才那个纸人。是有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让我们大概意外的是。这次单教授再一次点了点头说:“您老人家说的沒错。我也是这么想的。沒想到这种天下奇事。我竟然能再一次经历。以前的那次。我老觉得那是次恶梦。但现在可以确定。这不是梦境。而是事实。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    单教授他再一次经历。难道以前这种事情他遇到过吗。沒用我们问。单教授继续讲了下去:

    “刚才我们在讨论那个钢针的事。沒想到又突然出现了纸人。其实这两者之间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是有联系的。大家都知道。我主要研究方向是美术史。在美术史上。有这么一桩奇事。

    在宋徽宗时期。因为皇帝宋徽宗非常喜欢绘画。所以那时很多绘画高手。都进了宫廷。当上了大官。其中有一个叫蒋巍山的。最擅长画各种鸟。他笔下的鸟栩栩如生。非常逼真。连鸟的每根羽毛都很有生气。虽然蒋巍山的画沒流传下來。但根据历史典籍的种种描述。我们可以知道。他的画应该是走的是写实派的路线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。蒋巍山的画还有一个神奇的作用。。凡是看过蒋巍山画的鸟后。心底马上涌起一种平静、喜乐的感觉。。。无论有任何烦忧。一下子就能全部忘掉。让人心旷神怡。用今天的话说。好像他的画、有种神秘的催眠作用。

    因此宋徽宗对蒋巍山非常看重。并且还亲自向他学习如何画鸟。因此蒋巍山的地位非常高。他的画也水涨船高。一张画可以价值千金。

    不过。蒋巍山有很多怪癖。或者说忌讳。比如。他几乎不当着别人的面作画。当时极少人亲眼见过他作画。并且他也只在深夜画。对于这些怪癖。宋徽宗都非常尊重。

    但宋徽宗也免不了好奇。于是。有一次他带着两位亲信大臣。亲自來到蒋巍山的府邸。第一时间更新要求现场观摩蒋巍山画画。蒋巍山虽然很不情愿。但因为皇帝亲自提出这种要求。蒋巍山也不敢拒绝。只能从命。

    于是宋徽宗和两位大臣。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:

    只见蒋巍山在作画前。先沐浴更衣。并且还拿出一个奇怪的纸人。先把纸人焚化。然后再念一会咒语。之后便猛地拿出画笔。如鬼魂附体一般。开始作画。并且一气呵成。画的速度极快。中间根本不会停顿。而画出來的鸟栩栩如生。几乎和真鸟一样。

    宋徽宗和两位大臣看到这一幕。无比震惊。宋徽宗绘画造诣已经算是登峰造极。对各种画派、画法也都有很深的研究。但从沒听说过有蒋巍山这种画法。这就让宋徽宗极为惊骇。便问蒋巍山这是哪一派的画法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是。蒋巍山并沒立即告诉宋徽宗。而是先痛哭流涕的扑倒在宋徽宗的脚下。这让宋徽宗感到莫名其妙。过了好大一阵。蒋巍山才逐渐平静下來。并把其中隐情。慢慢的说了出來。

    原來。蒋巍山是一个孤儿。从小被一个道士收养。并在道观里长大。那个道士精通绘画。尤其擅长画鸟。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。道士画的鸟不但逼真。还有特殊的功效。。看过道士画的人。会觉得勇气倍增。在几个时辰内。不会有任何恐惧、痛苦、忧虑等负面情绪。即使马上被杀头的死刑犯。看过道士画的鸟后。心情也能立即平静、安详起來。有人甚至觉得这个道士的画。应该是中符咒。

    但这种神秘的绘画技能。道士却沒传给任何弟子。却传给了蒋巍山。不过传授的过程也极不寻常。

    按说。一般传授绘画。往往是先教基本功。比如基本笔法。还有用色等。但道士却完全不教这些。他先让蒋巍山学习入定和各种咒语。然后画各种符咒。并把这些符咒焚化。不知为什么。经过经年累月的练习。蒋巍山的感觉慢慢起來微妙的变化。。不如在焚化符咒的时候。在开始的几年内。他沒有任何感觉。可渐渐地。当焚化不同的符咒时。蒋巍山都能感到不同的情绪变化。有时会感到愤怒。有时又会感到忧伤。而有时又很恐惧。

    一直这样练习了将近十年后。蒋巍山感到自己的内心变得越來越平静。各种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等情绪。也都逐渐消失。并且在符咒燃烧完后。他都会暂时失去知觉。像被什么东西附体一样。并且失去只觉得时间越來越长。而这也正是道士追求的效果。道士也正是利用蒋巍山在失去知觉的时间内。教他作画。而在蒋巍山清醒时。道士却不会教他。

    令蒋巍山自己也感到吃惊的是。当他恢复知觉后。他发现自己在失去直觉的时间内。画出的鸟越來越栩栩如生。有时他甚至怀疑那是自己画的。更奇妙的是。他画的那些鸟。慢慢的也和道士画的那些鸟一样。有了某种神奇的力量。。看后能让人的心里发生奇妙的变化。但这种作用强度。和道士的画相比。还是有相当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在幽暗的灯光下。听着单教授说的这些。让我感到既神秘。又有点瘆人。虽然很有意思。但这和今天发生的事情。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17k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