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豆小说 > 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> 第504章 姜子牙的棺材

第504章 姜子牙的棺材

土豆小说 www.tdxs.com,最快更新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!

    还没等我们问这个问题,疯子六就长出了一口气,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说:“田丽雯和单教授,可能就与这种经文有关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们就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表舅接着解释说:“田丽雯和单教授来这里的目的,恐怕不像他们说的那样,是来这里考察壁画和建筑的,而是应该为了别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还是不太明白,但表舅没接着解释什么,而是伸出食指,使劲按了一下那 ‘根树’枝上一个图案——因为那根 ‘树枝’上,除了秘密麻麻的文字外,还有一些符咒似的图案——但谁也没想到是,经他这么一按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:

    在表舅按下去的瞬间,就听“啪”的一声,树枝上出现一个圆孔,那个圆孔不大,只有豆粒般大小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从那个小孔里飞出数十只虫子,一开始,我们还以为是苍蝇,因为乍看和苍蝇很像,甚至还发出苍蝇似的嗡嗡声,但仔细看时,就知道那应该不是苍蝇,因为它头部好像有一个很长的嘴。

    小磊反应最快,他一挥手往空中一抓,便抓了一只。

    这时,疯子六连忙递过来一个玻璃瓶,这个玻璃瓶只有拇指大小,应该是疯子六用来盛药粉的。

    小磊用手一盖,就把那只飞虫装到了瓶子里,这所有的动作,只发生在短短的几秒种,还没等我们细看瓶子里的虫子,就听表舅说道:“快,大家跟上那些虫子,看它们会去哪里?”

    幸好,这些飞虫飞的并不快,更加奇怪的是,这些虫子会飞飞停停,好像是在组成不同的阵型,一会圆形,一会又是方形,并且无论是圆还是方,那形状都非常规则,这让我们感到很震惊。

    女翻译还及时拿出相机,对着这种 “飞虫阵型”,飞快地照了几张。

    我原本认为,这些虫子会飞到那个洞里——就是人皮钻进去的那个,因为隐约觉得,这些虫子和那个人皮有关,而且这些虫子飞的方向,也正好是那个洞的方向,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我也说不上来,只是一种直觉而已。

    果然,那个团飞虫飞到了那个洞口旁边,但那个洞口,已经被神秘的封死了,它们在洞口处的地方盘旋几圈后,继续往北面飞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,我们对这一带还是很陌生的,除了陨石坑附近,还有袁老头的家,这周围其他的地方,我们都没去过。

    而袁老头一看这些飞虫往北飞,不由得喃喃嘟囔着说:“坏了,坏了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不大,而大家都在全神贯注地跟踪飞虫,对他说嘟囔的这几句,谁也没特别在意。只有小磊和我,因为紧挨着他,所以注意到他这个奇怪的反应,我们俩都不由得看了看袁老头,发现他忽然一脸的焦虑,好像在担心什么事情的似的,并且脚步明显加快,飞虫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袁老头为何会有这种反应?

    我们虽然很好奇,但这个时候,看大家都在急急忙忙地追飞虫,也就不便多问。当翻过一座小山坡,看到前面的情景时,大家都吃了一惊,因为前面的地形,实在是太独特了。

    在我们前方不远处,是一个很大的裂缝,这个裂缝很宽,至少也有十多米,来到裂缝边缘往下看时,只看了一眼,就赶紧往后退了一步,因为头晕的厉害,不敢再往下看了。

    按说,与之前那些深不见底的悬崖相比,这个悬崖并不算太深,也就二三十米左右,在阳光的照射下,甚至能看到谷底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什么,我怎么只看一眼,就头晕的如此厉害呢?

    不但是我,所有的人和我的反应都很类似——先往下看一眼后,赶紧往后撤,生怕自己站立不稳、而掉下去似的。

    这时,袁老头连忙对大家说:“千万不要往下看,会很危险的,现在白天还好一点,尤其是在傍晚、或夜里,如果往下看,就会失足掉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袁老头这一番话,太莫名其妙了,这时,那团飞虫已经飞过这个裂缝了,看来我们是被办法再继续追了。

    我们刚想细问袁老头,就听小磊指着左边忽然说道:“大家看,那里有座桥!”

    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果然,在左边十多米的地方,有一座桥,而袁老头还有陈老先生,则连连摇头说:“那不是桥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会不是桥呢?还没等他们两个人说完,大家便跟在小磊后面,迅速往那个桥走过去。但等我们走近一看,大家都惊得愣在那里——那果然不是什么桥,而是一根横在裂缝之间的石柱子!

    并且,更加不可思议的是,那根石柱子并不是人工修建的,而是自己“长在”那里的,也就是说,这根石柱子是天然形成的,有碗口粗细,石柱子的两端,分别和裂缝两侧的石头“长在”在一起,这种奇妙的地形,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大家觉得,这甚至比那个悬崖上、伸出来的台子更加奇特。

    此时,那团虫子已经飞到了裂缝对面,很快便消失不见了。小磊胆子最大,他往前靠了靠,用脚踩了踩那个石柱子,试图要从那个石柱子上到对面似的。

    袁老头和陈老先生连忙制止了他,袁老头说,在几十年前,先后有几个人,就是想从这个石柱子上爬过去,而掉下去摔死了,据他所知,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爬到对面的,所以这个石柱子很邪门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小磊赶紧收回腿来,我们也劝小磊,对这种事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

    “这个裂缝有多长啊,咱们能不能绕过去啊?”李姐顺着裂缝,边看边问。

    陈老先生摇摇头说:“其实这条裂缝相当长了,至少有十多里吧,并且曲曲折折,有很多弯,在这个裂缝的两端,连接着的就是如刀切斧削般的高山,连绵上百里,这就像是一道自然的屏障一样,把裂缝两侧隔起来,根本翻不过去,别看这裂缝两侧,仅仅有就十多米,但要想过去,简直有点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袁老头也感慨地说:“是啊,我在这里住了好几十年,还都从未去过对面,虽然隔着裂缝看过无数次。”

    我们也只好悻悻地看着对面,很是有种“虽然近在眼前,实则远隔千里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最让我们感到惋惜的,还是没能追踪到那些飞虫的去向,表舅看着裂缝对面,眉头紧锁,好像是在快速思考着什么,忽然,他扭头对小磊说:“你不是刚才抓了一只这种飞虫吗?现在还在吗?快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经表舅这么一提醒,小磊赶忙把那个小瓶取了出来,而那只飞虫仍在在里面,不知是不是闷死了,趴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小磊举起瓶子,我们都围过去,仔细看那个虫子,而当我们看清楚那个飞虫的形状时,所有的人都震惊了——那根本不是一只虫子,而是一只鸟!

    虽然只有和苍蝇般大小,但鸟的特征它却完全具备——鸟嘴、鸟爪、两支翅膀,还有黑色的羽毛,我们从没见过这么小的鸟,甚至比蜂鸟还小。

    原来那只飞虫根本不是什么虫子,而是这种鸟!

    “表舅,您是怎么想要去按那个图案呢?难道您知道一按那个地方,里面就会出来东西吗?”红梅若有所思地问表舅。

    表舅点了点头说:“嗯,因为那个符咒很特别,是道家三清教派的一个符咒,据说那种符咒,最早是姜子牙所创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姜子牙辅佐周武王,建立了西周,姜子牙临死的时候,对周武王说,他死后,他的棺材不要入土,而是吊在周武王金銮殿上,当哪个地方有叛乱时,就用棺材上、画有符咒的一端,指向那个方向,那个地方的叛乱、便很快就会被平息,用这种方法,可保周朝八百年的江山。但千万不能打开棺材看,因为一打开棺材,周朝的气数就会很快完了。

    于是,周武王便按照姜子牙说的那样做了——把姜子牙的棺材悬在大殿上,当某个地方有叛乱时,就用棺材画有符咒的那端,指向发生叛乱的地方,叛乱很快就会被平息掉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周朝一代代的皇帝,都如法炮制,果然,周朝的江山,一直传了好几代,都依旧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可等到了周幽王的时候,他却对姜子牙的棺材,有了难以抑制的好奇之心,他非要打开姜子牙的棺材、想看看那里面到底有什么,虽然很多大臣都苦苦相谏,周幽王却还是执意要打开棺材。

    但周幽王让武士们打开棺材时,那棺材盖却像是和棺材长在一起似的,怎么也撬不开,最后没办法,周幽王只得传来史官,让他查找一些史籍,看有没有开棺材的方法。

    史官在史籍的记中,果然查到了开棺材的办法,就是用手使劲按棺材一端的那个符咒,棺材就会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周幽王听后大喜,便连忙亲自用手、按棺材上的那个符咒,果然,棺材盖哗的一下就开了,紧接着,从里面飞出十八只黑色的鸟。

    这十八只鸟飞向各个方向,而周朝便很快天下大乱了,有人说,那十八只黑鸟,就是十八路反王。”

    袁老头听完后点点头说:“嗯,这个传说我也知道,是明朝时道家典籍里记的一个故事,并且那个符咒的形状我也看了,和 ‘树枝’上的那个符咒完全一样。”

    难道天底下真有这么怪的事情吗?

    表舅说的那个传说,明显就是一个传说而已,不可能是真事,但为何用手按 ‘树枝’上的那个符咒,真的就飞出些黑鸟来,并且还是如此小的一种鸟?

    移动阅读请访问:wap.-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