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豆小说 > 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> 第284章 山谷里的怪婴

第284章 山谷里的怪婴

土豆小说 www.tdxs.com,最快更新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!

    风水大师从慧中这件事中,受到了很大的启发,他马上从上海返回,开始对住处四周,进行认真搜索,希望也能找到一只无头鸡。

    而此时,尸虫已经几乎死掉了三分之一,并且还在继续死,这让风水大师坐立不安,要是这样下去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接连两天,风水大师饿了就啃口馒头,渴了就喝口水,简直是从早到晚,一直都在住处周围一带搜寻。不过,令他万分沮丧的是,他竟然没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那年雨水量非常大,所以山中到处都是泥泞和水坑,因此,风水大师在搜寻时,非常小心翼翼,因为他知道,这山地可不像平地,水坑的深浅很难判定,很多水坑看上去不深,但实际则深达数米,甚至十多米,加上地形陡峭,一旦滑进去,想爬出来几乎不可能,人很容易就被活活淹死。

    两天的苦苦搜寻,除了一身泥水和疲惫外,仍一无所获。这让风水大师感到越来越绝望。

    在第三天的傍晚时分,风水大师又一无所获,回到家时,他累得几乎虚脱,连脱掉脏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,但即使累到这种程度,风水大师还是没忘记在躺下去之前,把门窗关好,因为他知道,那个高瞎子随时都会袭击他。

    等门窗全部关严锁紧后,他一下子躺在地上,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等风水大师迷迷糊糊的醒来时,他感到浑身酸疼的厉害,又冷又饿,他挣扎着爬起来,打开屋里的灯,给自己弄了点吃的,过了好大一阵,才慢慢的缓了过来,把满是泥水的衣服脱掉,冲了个澡,然后爬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风水大师拿起桌上的怀表看了一下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。

    外面好像起风了,刮得窗户咯吱作响。他把关掉灯,躺了下来,准备早点休息,因为明天一大早还得继续搜寻。

    可是,在黑暗中,他却一点困意都没了。

    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却怎么都睡不着,想起自己坎坷的命运,想到自己最爱的人被高瞎子残害并糟蹋,想起自己作为一个堂堂的男人,不但无力报仇,还自身难保,这都让风水大师的心中,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,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而最迫在眉睫的问题,就是找到那个无头鸡,保住那些尸虫,这样他才能不被那个高瞎子干掉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找不到无头鸡呢?风水大师苦苦思索着。

    就这样,风水大师一会坐起来,一会又躺下,也不知在黑暗中折腾了多久,忽然,一个念头在风水大师脑中突然冒出来,这个念头使他浑身像过电一样,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因为他猛然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。慧中是在夜里、才发现那个无头鸡的,那会不会那种鸡只在夜里才出现呢?自己这几天之所以在白天找,就是觉得夜里搜索非常不安全,不但会遇到野兽,并且和白天相比,还更容易掉进深水坑里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还有一点,在深夜里出去,就更可能会遭到高瞎子的袭击,这也是风水大师每次出去,必带上瓶尸虫的原因,因为这是高瞎子的唯一克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风水大师咬了咬牙,从床上爬起来,他要改变策略,想在夜里出去找找看。风水大师带上一瓶尸虫,然后拿了手电,腰间别上匕首,还带上了一把德国造的左轮手枪。

    外面的风很大,已经是夏末秋初,在这深更半夜,夜风里已经有了丝丝寒意,一轮满月高悬天空,山间的一草一木,都笼罩在这清冷的月光中。

    一阵凉风吹过,风水大师不由得打了个寒战,头脑也一下清醒了不少。也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人的大脑能产生更多的灵感似的,在这种“夜静山空”的环境中,风水大师猛地想到一件事。他忽然想到,在他住处周围三四里的范围内,有一个地方他还从没去过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的搜索中,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忽略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对一般人来说,之所以不想去那个地方,是因为那地方太脏、太可怕,而对他来说,他不想去那个地方,则是因为害怕那地方的一切、会把他那种已经治愈的“瘾”,再勾起来。而那种“瘾”、就是他那种“恋尸癖”。

    这种奇怪的“癖好”,对他来说,好像与生俱来,而风水大师悲惨孤单的命运,也与这种“癖好”有关,那使他无法过平常人的生活,否则,他也许会在上海当他的小开,结婚生子,享受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风水大师好不容易把这种“癖好”给戒掉了,而那个地方,却很可能再把这种“癖好”再给勾起来。

    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?

    是一个专门扔死婴儿的“死孩谷”。当地人都这么叫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,医疗卫生条件差,所以婴儿的死亡率非常高,而人们常常把死婴、扔到一个比较固定的地方,而“死孩谷”就是山下几个村、扔死婴的地点。

    虽然叫“谷”,其实并不大,只是一个十多米长,七八米宽的狭长地带。但对一般人来说,这地方既恐怖,又令人作呕,经常有山中的兽类,或野狗等,来到谷里啃食死婴尸体,因此,如果不小心进入这个谷里,就往往会看到极其恐怖的场景。很多支零破损的各种人体器官。

    但对风水大师来说,因为他曾经患有严重的恋尸癖,虽然基本上已经治愈,但对这这种地方的感觉,还是和一般人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初秋的深夜里,风水大师忽然想到这个地方时,他忽然隐约觉得,既然别的地方都已经搜寻过,并且没有发现异常,会不会那种“无头鸡”,就藏在这个山谷里呢?

    他决定去看看。

    借着明亮的月光,在湿滑的山路上,风水大师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,不时还会摔个跟头,很快,刚换的干净衣服,又满是泥水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经过大概几十分钟后,风水大师终于到了“死孩谷”,还没进去,就隐约闻到一种臭味,对平常人来说,这种臭味也许令人作呕,但对风水大师来说,这种气味是那么的熟悉、亲切,他狠狠的吸了几口,好像一个大烟鬼闻到了烟膏味一样。

    在理智上,风水大师意识到这很危险,因为他真怕自己的“恋尸癖”,会死灰复燃,但为了找到那个“无头鸡”,只能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风水大师趟着泥水,慢慢进到这个狭长的山谷里。由于地形,月光并不能照进山谷里,于是,风水大师便打开手电,慢慢往里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不知为什么,风水大师能感到自己的心跳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在山谷里泥泞的地上,偶尔能看到小褥子的包裹,这是用来包裹死婴的,上面有斑斑的血迹,并且还有散落的尸骨和烂肉,风水大师知道,这是野狗、狼,以及其他的野兽干的。

    风水大师走的极慢,他用手电光照着,对山谷里的地面,一寸寸的仔细搜索着,生怕漏掉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风已经小了很多,明亮的月光,反而使山谷更加显得阴暗、神秘。

    忽然,往里走了几米后,风水大师猛地感到,在前面不远处地黑暗中、隐约有两点令人发寒地绿光,他心猛地缩成了一团,根据常年山中生活的经验,他知道,那两点绿光,可能就是狼眼。

    并且风水大师知道,这种吃过人肉的狼,最容易攻击人。

    风水大师猛地抽出腰间的左轮手枪,定了定神,然用手电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猜的没错,果然是头棕色的狼!在手电光的照射下,它眼中的两点绿光更加阴森,抬头看着手电光射来的方向,这更加让人不寒而栗,这头狼呲了龇牙,嘴上还沾着些血迹,看来是正在吃死婴。

    风水大师没多想,对着那头狼抬手就是一枪,这枪并没打中,但在这狭长的山谷中,枪声显得特别响,并且来回激荡,这头狼好像被下了一跳,先是弓着身子往后退了几步,然后蹭的一声,和风水大师擦身而过,慌慌张张地逃出了山谷。

    风水大师站在那里,惊魂未定,过了好大一会才缓过神来,然后继续向里搜索。

    但几乎已经到了山谷的最里面,依旧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难道“无头鸡”也不在这里吗?这让风水大师多少感到有点沮丧,但他仍旧耐心的一点点搜索着。

    突然,就在风水大师搜索到山谷尽头时,他好像听见有种特殊的响动,那很像是婴儿发出的声音,并且这声音,不是婴儿的哭声,而是那种婴儿牙牙学语声。

    风水大师感到很奇怪:难道这里被丢弃的婴儿中,还有活着的吗?不过也说不定,可能是那种私生子之类的,会被活活地丢在这里,这种事不是没有过。据说,前年一个采药的老药农,就在这个山谷里捡到过一个活婴。

    风水大师循着声音,慢慢的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仔细辨认了一下声音穿过来的方位,发现这个声音不是从地面上发出的,而从岩壁上一个凹窝处传出,很可能是这个还活着的婴儿,被放进那里了。

    这个岩壁上的凹窝,大概离地面一米多高,于是,风水大师走了过去,并且拿着手电向里面照,与此同时,他探着脖子往这个凹窝里看。

    几乎在他看到里面那东西的一瞬间,风水大师吓得惊叫一声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手电也脱手掉在地上,他身体在剧烈抖动着,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