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豆小说 > 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> 第168章 阴脉和情 欲

第168章 阴脉和情 欲

土豆小说 www.tdxs.com,最快更新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!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。因为杜红梅的加入。使我们这个团队更有活力了。再加上她有丰富的登山、和野外探险经验。让我们真有如虎添翼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。杜红梅并沒告诉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人。她具体计划是什么。。包括小磊。当小磊问她时。她也神秘而又略带俏皮的笑笑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你们就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”。见她这么说。我们也不好再问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详细研究了我们提供的信息后。杜红梅说。一定要去山里实地考察一下。于是。在杜红梅來后的第三天。我、李姐、杜红梅、还有小磊。带好野外登山探险所需的设备。准备进山。不过。令我们几个人都感到意外的是。这次杜红梅选的路线却非常奇怪:先租了一辆车。沿着崎岖的山间公路。行驶了足足有一百公里。把我们拉到了山另一侧。

    虽然我、李姐还有小磊。都是当地土著。但却从沒來过这个地方。因为这一侧。离省城更远、更偏僻。人烟也更稀少。是大山更里面的部分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。这里和我们那一带相比。更是山高林密。地形险峻。我们真搞不清楚。这个杜红梅葫芦里。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不过看她信心满满的样子。也不好不配合。心想由她去吧。反正我们也沒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等我们到山脚下的时候。已经是中午时分。这里算是公路的尽头。再往里走。几乎沒有什么路。连山间的羊肠小道也不多。山间几户零落的房子。表明这里还是个小村庄。

    我们都用询问的目光。不约而同的看着杜红梅。她只是微微一笑。声音不大、但却很坚定的说:“我们要从这个位置进山”。我们便不再多说什么。背好设备。往大山里进发。

    这里的山路。比我们那里的陡峭很多。因为海拔比较高。并且山里的树林也遮天蔽日的。所以虽是夏天。但仍旧觉得有丝丝凉意。幸亏我们早有准备。带的衣物比较多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在山间艰苦的跋涉着。时间过得真快。在林间穿行时。我们觉得光线变得越來越暗。看了看表。已经是五点多了。小磊问杜红梅:“红梅。再有差不多两个小时。天就要黑了。我们是不是要选个地方宿营。”

    杜红梅停下來。扭头回答道:“好的。不过我们需要再往山里走一会。因为还沒到达预定地点”。

    预定地点。难道杜红梅已经设定好要到达的目的地了吗。可她也从來都沒到过这里啊。这怎么可能。不过看着杜红梅埋头往前赶路。我们都压抑住强烈的好奇心。跟着她继续往山里走。

    我在后面。偶尔忍不住会瞟一眼杜红梅蓝色的紧身运动裤下。包裹着的性感身材。那细细的腰肢。浑圆而翘翘的臀部。修长但却矫健有力的双腿。都让我热血沸腾。浑身是劲。

    大概又走了一个多小时。在山间的树林里。光线已经变得非常黑暗了。我们有点深一脚浅一脚。走的非常艰难。杜红梅冲我们打气似的喊了一句:“同学们再加把油。我们马上就要到了”。

    当我们來到一片开阔地的时候。天几乎已经全黑了。杜红梅说。我们就在这里宿营了。我看了看黑乎乎的四周。好像这里是个比较狭长的平坦地带。除此之外。沒看出來有什么特别的。这难道就是杜红梅说的那个“预定地点”。

    杜红梅像是在确定地形。仔细的看了一阵四周。才笃定的说:“对。就是这里了。我们就在这里宿营。现在可以把帐篷支起來了”。

    天已经全黑了。一轮满月从东方冉冉升起。月光透过树梢。洒在我们的帐篷上。留下斑驳的树影。周围草丛中。各种昆虫的低鸣。使山中的月夜。显得静谧而安详。我们两男两女。宛若两对情侣一般。我、李姐。甚至连小磊脸上。都禁不住洋溢着一种别样的温柔。但惟独杜红梅例外。她好像很严肃。在担心着什么事情似的。

    随着月亮越升越高。我们有一搭沒一搭的、心不在焉的闲聊着。忽然。我觉得帐篷下的地面好像在发热。那是一种很明显的热。就像床上铺的电热毯一样。虽然很热。却一点也不发烫。人坐在上面。感觉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那种奇妙的热。通过臀部。在我股胯间传播。舒服的让我有点心摇神荡。我甚至感觉自己下身的那个器官。忽然蓬**來。**开始也在血管里狂野起來。这热是怎么回事。难道是要火山喷发吗。可这里从沒有火山出现的记录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其他三个人。他们脸上的表情表明。显然。他们同样感觉到这种奇妙的热了。我禁不住问杜红梅:“红梅。地面怎么忽然发热。不会是要火山喷发了。”

    杜红梅也是坐在地上。脸上红扑扑的。莫名其妙的有点羞涩的回答:“当然不是火山喷发。是……”她忽然停住了。有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借着明亮的月光。我觉得李姐的表情。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。。变得非常妩媚而柔情。很像……很像做 爱时的那种表情。我甚至能感到她呼吸有点急促。眼神也迷离起來。已经顾不得在杜红梅和小磊面前。保持矜持了。她紧紧靠在我身上。并把我的一条臂膀搂在她的怀里。我能感到她丰 满的胸 部在剧烈起伏着。

    我敢肯定。杜红梅和小磊此刻也有同样的感觉。只是他们的关系还沒到情侣那一步。所以在拼命压抑着自己。

    忽然。杜红梅从背包里掏出一支温度计。放在地上测量地表温度。等我们打开手电。观察那支温度计最终测得的温度时。我大吃了一惊。。38.5c。这是女性高 潮时。阴 道能达到的最高温度。怎么会这么巧合呢。不过李姐还有小磊。好像对这个温度并沒什么认识。

    接下來。更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。。地面开始微微抖动。那种抖动很奇怪。不像是地震的震动那样厚重。而是让人觉得那种抖动很轻巧、快速。

    李姐已经不顾一切的紧紧抱住我。我也紧抱住她的身体。她脸上既有惊恐。又有**蓬勃的兴奋。我想我也一样。如果只要我们两个人在的话。我们会不顾一切的激情起來。此时。杜红梅也趁势微微抱住了小磊。虽然两人仍然抱的很拘谨。我能感到他们也是**汹涌起來。不知怎么的。看到杜红梅和小磊亲昵。我仍然会有淡淡的醋意。

    我们两对就这样静静的紧搂在一起。在**的焦灼和兴奋中。享受着一种特殊的快感。突然。敞篷外面传來几声如婴儿般凄厉的哭声。并且那声音越來越多。我们都大吃一惊。一时间。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怪物。我们马上钻出帐篷。想一看究竟。小磊还迅速的从靴子里。拔出了一把军用匕首。

    不用打开手电。就能看到在月光下。原來是几只野猫聚集在帐篷周围。那婴儿般凄厉的哭声。其实就是这些母性野猫发情的声音。。原來是猫的叫春声。

    但令我们吃惊的是。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发情的野猫。并且好像还在慢慢增多。它们为何会迅速聚集在这里呢。

    此时。我们脚下的地面。抖动的更厉害了。与此同时。从里面的山体里。好像传出女人的呻吟声。这对我们來说。倒算是熟悉的了。因为这已经是第二次遇到这样的状况了。第一次是在老族长的那个宅子里。

    随着那种呻吟声越來越大。周围野猫的叫春声也越來越大。不光是野猫。在月光下。我们还能看到有几只狐狸。在附近的几块巨石上交配。

    突然。在离我们几米远的地方。有几块巨石在慢慢移动。杜红梅连忙从包里掏出一罐什么东西。拿着手电。冲了过去。我们三个也紧随其后。等走近一看。原來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裂缝。并且那裂缝还在慢慢变大。从裂缝里冒出一股热气來。

    杜红梅把手电交给小磊。让他帮自己照着点。然后把手中的那罐子东西。拧开盖子。倒进裂缝里。我们都闻到一股强烈的中药味。原來是罐汤药。

    这股汤药浇下去。就像凉水浇到烧红的铁皮上那样。刺啦一声冒出一股白烟。那裂缝的移动嘎然而止。还有呻吟声也瞬间消失了。聚集在周围的野猫。狐狸。或者还有我们沒有看到的动物。都很快的散去。一切又恢复了平静。我们体内那奔腾的**。也很快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來的太突然。也太奇异。好像梦境一般。唯有留在地面上的那个裂缝。提醒我们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。杜红梅长长地舒了口气。有点兴奋的说:“好了。这次我们來的目的达成了。虽然沒有完全达到理想结果。不过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看我们三个都是一脸的诧异。杜红梅笑着解释说:“这里就是这座阴性山的阴脉经过之处。并且这段应该也是离地表最浅的地方。今天是个月圆之夜。月亮不但对地球上的潮汐有影响。还对女性的月经有影响。而月亮的圆缺。对这座阴性山的影响就更大了。这也是我们选择月圆之夜。來到这里的原因。我特地配好了一副至阳之药。等这座阴性山阴脉发动之时。迅速倒进去。这药一倒进去。就会把这座山的‘生理时钟’彻底打乱。本來这道裂缝。会在二十分钟就会自动关闭。我现在用这剂猛药、在这么一个关键位置一扰乱。至少让它三个月都闭合不了。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。从这个裂缝里进出。或者采取别的措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