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豆小说 > 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> 第118章 会愈合的洞口

第118章 会愈合的洞口

土豆小说 www.tdxs.com,最快更新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!

    我们大半个脸都被防毒面罩遮住,再加上是夜里,所以很难看清彼此的表情,但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,好像没人感到尴尬,更多的仍然是惊奇和紧张。

    我忽然注意到,王小磊悄悄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,按住瓶口,往自己身上喷了点什么,虽然因为戴着面罩、闻不到任何气味,但我和李姐都听见、看见他这一系列动作,很像喷什么香水之类的。

    忽然,我们听到屋里一声怪叫,紧接着,房门哐当一声打开,一团黑影冲了出来,它出来后,站在门口稍微停了几秒,头不停地扭动着,嘴和鼻子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动静,像在嗅什么东西。很快,它好像闻到了气味是从我们这发出的,于是一摇一摆的朝我们走过来。我们三个连忙站直,并且都打开了手电,三束强光齐齐的照向怪物,我和王小磊另一只手里,紧紧攥着匕首和刀。

    那个怪物突遭强光照射,好像很不适应,它怪叫着,微微扭着头,试图用手遮住刺眼的光线,这时,我们的距离仅仅四五米左右!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它。如果不戴防毒面具,早被它身上的臭味,给熏瘫痪了,和人如此近距离对峙,对它来说,这应该也是第一次。那满身的的毛,和扭曲的、半人半羊的脸,在强光的照射下,更显得恐怖异常。

    王小磊看怪物暂时止步,便连忙把匕首插入鞘内,腾出来手从包里取了一个哨子,放在嘴里吹了起来,我和李姐边紧张的盯着怪物,边用眼睛的余光,看着王小磊这一系列举动,本以为那哨子会发出响亮的声音,可奇怪的是,虽然王小磊鼓着腮帮子猛吹,当我和李姐却没听见任何声音,更奇怪的是,那个怪物好像听到了什么,痛苦的捂住耳朵,晃动着头。踉跄的退了几步,好像要摔倒似的。

    王小磊依旧鼓着腮帮子,吹那只没发出任何声音的哨子,而那个怪物,好像再也忍受不了刺耳的声音似的,扭身摇摇晃晃的往屋里跑,王小磊嘴里仍旧叼着那个哨子,然后冲我和李姐做了一个“追”的手势,我们心领神会,马上在后面猛追那个怪物。

    此时,我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成就感——这个怪物曾经杀死过日本人,并且令凶残的日本人,都为之胆寒和震惊,我和张屠户也曾被这个怪物吓破胆,可现在,这个被我们、甚至被日本人,都认为几乎不可战胜的怪物,竟然就这样被王小磊轻易击败,我心里不可能没感慨。

    在追的时候,我们的强光手电,始终紧紧锁定怪物。我心里还想,原来这个怪物实际的攻击能力也许并不强,只不过它身上特殊的臭味,是它的杀手锏,能够使人迅速的失去抵抗能力,这样它就能从容的下手了。

    当进屋后,我们甚至都做好了俘获这个怪物的准备,如果能抓住这个怪物,肯定是最轰动的新闻,并且这种新闻的震撼度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我甚至看王小磊把麻醉枪都拿了出来,只要麻醉针一射到那个怪物身上,一切搞定。可就在这时,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那个怪物进屋后,猛地抡起一把椅子,向我们抛砸过来。

    我们三赶紧闪开,椅子直接砸在地上,因为这个屋子是建在巨石上的,所以地面全部是石头,椅子砸在这样的地面上,几乎被摔得粉碎,碎木块如散弹一般,四散开来,其中一块击中我的腿部,疼得我一个趔趄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看来我低估了这个怪物,从它甩椅子的力道来看,这把力气,就足够惊人的。所以,硬碰硬的和它打斗,几个壮汉都未必是它对手。而王晓磊则很有利用物体隐蔽的意识,他迅速拉李姐,在柱子后隐蔽了一下,才没被飞溅的木块击中。

    王小磊和李姐看我好像受了伤,便连忙过来扶我。我的腿仍然火辣辣的疼,应该是红肿了,不过没有大碍。可就在我们这一迟疑的时候,这个怪物已经钻进了里间屋。并把里间的门关上了。我冲上去,抬腿冲着门猛踹了几脚,王小磊忽然向我做了个停止的手势,然后用手电照着门的合页,用手指了指让我看——原来通过门的合页,可以确定门是向里开,还是向外开。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这个门的合页在外面,门应该是向外开的。怪不得踹不开呢!不过这个门应该是后来加上的,如果是原来古宅的门,那就是根本没有合页。于是,王小磊轻轻往外一拉,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小子真不愧是个特种兵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立即进去,而是注意听了一下里面得动静,里面现在已经是悄无声息,他做了一个让我们熄灭手电的手势,于是,我们三人几乎同时把手电熄灭,在原地站了足足有五分钟,这是为了让眼睛适应屋里黑暗的光线,以便往里间冲时,能迅速从视觉上,感觉到可能出现的危险。因为不能亮着手电往里冲,那样被袭击的危险会非常大。

    忽然,王小磊先把一把椅子扔进里间,然后手中握着匕首,紧跟着冲了进去。等他在里间打开手电时,我和李姐也冲了进去,奇怪的是,那个怪物却消失的无影无踪!里间很小,并且几乎什么摆设都没有,空空荡荡的。根本没地方藏啊,那它到底怎么会消失了呢?是从地道吗?可这间屋子里的地面,就是石头山的一部分,在这坚硬的石头上,怎么可能挖地道呢?难道它会隐身术,真是怪了。

    王小磊拿出那个气味传感器,看了一下,气味强度已经恢复到正常值,也就是说那种怪物身上的腥臭味,已经完全消失,怪物真的已经逃走了,因为气味无法隐藏。

    王小磊第一个慢慢把防毒面罩摘掉,然后过了几秒,他冲我和李姐点了点头,我们也相继也把面罩摘了下来,果然,那种腥臭味完全消失了,我知道,这也是那种气味的特性之一——只要那怪物一离开,这种腥臭味就会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正当我们对怪物的逃脱,困惑不解的时候,突然,那种奇怪的、女人的叫 床声又响了起来,这次,我们感到的是震惊,连忙细细分辨这种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,并且站到屋里的各个方位去听,最后发现,好像是从屋子靠山一面的墙壁里发出来的。当我们仔细查看墙壁时,惊奇的发现,其实,这堵最里面的墙,根本不是人造的墙,而是山体,只不过是凿的很平,乍看上去是墙罢了,这才叫真正依山而建。

    而这女人叫 床似的声音,正是从山体里面发出来的。王小磊从外间屋里拿了把锤子,使劲的在这堵特殊的墙上,敲了几下,他惊奇的告诉我们,根据敲击声判定,这山体是实心的,里面听不出有任何孔洞。

    我和李姐连忙质疑他是不是听错了,让他再敲几下听听看。王小磊又异常认真的边敲边听了几下后,仍然摇了摇头说:“我绝对不会判断错的,根据敲击声判断,里面确实是实心的”。这就怪了,既然是实心的,那里面怎么会传出女人的叫 床声,并且这种声音越来越大,并且还有清晰的喘息声,而这声音,确确实实是从山体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真是见鬼了,怎么会这样呢?”王小磊边说,边的一寸寸的敲击着,认真检查着这堵特殊的墙壁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里的洞很奇怪”,李姐忽然指着墙角上,一个鸡蛋大的洞说。我和王小磊也连忙凑上去看了看,没看到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奇怪法呢?这很可能就是个耗子洞,不过这个洞是通往山体里面的,耗子不可能在石头上凿洞,那是谁凿洞这个洞呢?是有点奇怪,不过那个怪物肯定不是从这个洞里逃出去的,这么小,连他的一只蹄子都伸不进去”,我说了我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奇怪,不是你说的那种奇怪,你们注意了吗,刚才咱们进屋时,我注意了一下这个洞,足足有拳头大小,不过,现在不是为什么,却变成了鸡蛋大小”。

    经李姐这么一说,我和王小磊更仔细的观察着这个洞,还真是,就在我们说话期间,这个洞好像又变小了。于是,我们三个都蹲下身子,拿着手电,全身贯注的、默默注视着这个小小的洞,果然,那个洞是在慢慢变小,并且变小的速度并不是太慢,大概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,那个洞竟然完全消失了。而当洞消失的时候,山体里面的、那个女人叫 床般的声音,也慢慢随之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好久都没说话,简直惊得目瞪口呆,真是太神奇了。这是在做梦吗,我使劲掐了掐自己,发现很痛,确实是真的,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连极度镇静的王小磊,此时,也是满脸的惊奇和困惑。真是个妖宅,这太可怕了!从没见过山洞像一个有机体那样,会慢慢愈合!

   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,除了王小磊还精力旺盛外,我和李姐都疲惫不堪,于是便决定结束这次行动,开始返回。

    不过,王小磊真是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,他的手电前面竟然配有摄像头,把这次行动的全过程,全部都录了下来。他说这是重要的资料,回去要反复看的,肯定能发现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