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豆小说 > 女神天然呆 > 第三百零七章 前门拒狼,后门来虎

第三百零七章 前门拒狼,后门来虎

推荐阅读:
土豆小说 www.tdxs.com,最快更新女神天然呆 !

    骨刃略一沉默:"是的."这个巫惊羽对他的敌意,毫不掩饰,他可以理解,也不会介意.

    "什么是人造生命体?"安德鲁故意问道,他看得出巫惊羽的态度,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人造生命体,但是他知道巫惊羽这样说,一定有他的原因.

    "你知道人造机器人吧?"巫惊羽微微一笑,握着秦青的手又紧了一紧:"和机器人一样,因为特定的目的而被制造,只不过原料是血肉而已."

    "怪不得可以千年不死."安德鲁恍然大悟道:"原来不是人类."

    骨刃本来就显得有些过于白皙的脸,一下子苍白得几近透明.

    秦青微微皱起眉头,她还记得初遇骨刃时,他郑重其事地宣布他是人类的事情,看起来,他对他的出身很在意,安德鲁这样说话,估计骨刃不会太好受.

    秦青淡淡地道:"吃东西吧,今天还有一批新人要加入训练."

    安德鲁看了眼秦青的脸色,决定暂且放过骨刃.

    而巫惊羽显然对这个骨刃已经厌恶到极点:"人造生命体还有一个特性,就是一旦当初设定的目的达到,他们的寿命就会自然终结,所以,也算不上不死之身."

    秦青微微一震,索罗门和骨刃都曾经说过,一旦打开了圣地,他们就会消失,她却似乎没有仔细去想过其中的含义.现在听巫惊羽重新提起来,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渐渐冰凉了起来:"他们会死?"

    "准确的说,是消失.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."巫惊羽看了眼秦青,眼神微闪,他知道所谓的持有人与钥匙之间的羁绊是怎么回事,所以他凑近秦青低声道:"如果你喜欢,及早的享用吧,因为,他们的时间确实也没有多久了."

    一旁的雷神大声的呛咳.这个家伙,太大方了吧!

    巫惊羽淡淡地瞥了一眼雷神:"玩具而已.有什么打紧."

    秦青的脸色变得苍白,她看着骨刃,不敢相信今天早上她还以为会和她形影不离的人,其实生命已经如羽.转眼可逝.

    "不用担心,我会陪着你,直到我的生命终结."骨刃对着秦青温声道.

    秦青猛地起身,离开了餐桌.

    骨刃随后站起,巫惊羽却伸手拦住了他.

    秦青的离开,让巫惊羽的脸上彻底没有了笑容,他冰冷地看着骨刃:"虽然我知道这样对你有些残忍,但是你知道,青青不能再拖了."

    骨刃垂下眼睛.看着这个自称是秦青精神伴侣的男人,他的精神力强大,使他有着足以匹配秦青的资本.而且他本身的条件也不差,在这个男人面前,他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自傲的.也许,及早了结此事对他们彼此都好,他可以结束无望的人生,而她也能早些摆脱桎梏的困扰.

    骨刃浮起一个优雅地淡笑:"如您所愿.伴侣大人."

    然后在巫惊羽的脸色变黑之前,离开了酒店.

    雷神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:"伴侣大人.哈哈哈哈."

    安德鲁和柏安宁没敢像雷神那么放肆,不过也是表情古怪.

    巫惊羽忍了忍,才道:"在大多数帝国,如果是女王的话,其未正式颁布诏令的伴侣,统称为伴侣大人,所以"巫惊羽看着笑得最厉害的雷神:"有些人连伴侣大人也算不上."

    雷神的笑声哑在了口里,半晌后才恼羞成怒地道:"凤皇的伴侣,在我们那里要被称为殿下的,你以为我会稀罕什么伴侣大人而已嘛?"

    安德鲁和柏安宁惊悚地张大了嘴,这是怎么回事?雷神不是个女人吗?是女人吧?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很女人啊!!!

    但是显然百万年的智囊似乎对雷神一族更了解一些,他微微冷笑道:"不过凤皇的精神伴侣只有一个,很遗憾,已经没有名额了."

    看着巫惊羽和雷神剑拔弩张的摸样,安德鲁和柏安宁聪明地决定退席给他们清场,这两个家伙对决起来,已经不是他们这种异能者可以承受的了,为小命着想,还是及早开溜比较好.而且事实上,这里的事情已经超出他们的理解了,什么时候雷神也插了一脚进来?简直是前门拒狼,后门来虎啊!!!

    骨刃在走廊里追上了秦青,疾步前行的秦青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,猛然回头:"即便会消失,你也坚持要去?"

    骨刃微微躬身:"这是我的使命,是我存在的意义,而且也是刻在我的生命中的基本定律,我不能,也无法违背."

    不远处有人声传来,秦青猛地扯住骨刃的手,将他拉到了一旁的廊柱后,这里是一个狭小的观景露台,只刚好容得下两人,由于廊柱的遮挡,别人看不到这里,而他们也得到了一个安静的空间可以谈话.

    "我不想你死,或者消失."秦青快速地道:"怎么样阻止它,你告诉我,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?"

    骨刃微笑着看着这个女人,他觉得很幸福,至少在此刻,他知道自己在她心里还占有一席之地.

    露台狭小,他和她离的很近,近到他只要微微抬手,就可以触到她的脸颊.

    .[,!]"我也希望有,可惜"他的心微微抽紧,他不想看到她失望的表情,他希望她能永远那样淡然的,一副天下我手的骄傲摸样.

    "只有到了圣地才能知道,也许,他们会给我留一些能量也说不定."他改了口,如愿地看到她的眼睛亮了起来.

    他忍不住伸出手,将她耳畔被山风吹乱的发丝,拢至耳后,这是他第一次大胆地触碰她,即便在与她同床共枕时,他也没有敢轻轻地碰她一碰.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他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他觉得这千年的等待,在这一刻值了.

    "一定会的,你说过你的创造者就是你的父母对不对?"秦青希冀地道.

    "是的,当时的女王和王上是我的父母,他们将已经成型的胚胎,从我的母亲体内取出,然后放到催化器里催生."骨刃的手流连在秦青的耳畔,他知道自己应该放手,但是他舍不得那温暖细腻的触感.

    "这对你真是不公平,你本来应该像个王子一样出生."秦青轻轻地道.

    骨刃唇角浮起淡淡的苦楚:"身为帝国的王储,这是我的责任,我所付出的,不过是漫长的无聊的等待,而我的父母和整个帝国元老则付出了自己的生命."

    "我曾经看到过那一刻的影像,有一样东西被封存了起来,那是什么?"秦青想起当初西麓山倒塌时看到的影像.

    她也曾经询问过雷神,但是据雷神说,那里的矿石有着奇特的屏蔽特性,就连阿龙也窥视不了地下的情景,所以那时看到影像的,其实只有她和变态骷髅人.

    "你看到了储存的时空片段?"骨刃惊异地道,秦青被埋在西麓山后,他就陷入了沉睡,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一点.而出于某种原因,秦青也没有告诉索罗门,而是告诉了她信任的雷神.

    所以后来索罗门一直都以为,秦青在地底遇到变态骷髅人被其所救只是偶然.

    "嗯,不只是我,还有那个变态骷髅人,它似乎在找那个地底圣殿,我看它早就知道那台机器在那里."

    "这不可能,知道这个秘密的,只有我的父母,和我们这些所谓开启信息的媒介."骨刃的神情有些激动:"骷髅人怎么会知道,它们根本没有可能知道,这完全违反逻辑!"

    "我知道,我知道."

    秦青安抚地握着骨刃的手,她看得出这个消息对骨刃冲击很大,似乎一个本应该只有他才能开启,并且守卫这个秘密就是他生存意义的东西,突然被别人染指了,他对自己存在的必要性产生了怀疑,甚至有失职的负罪感.

    "不,你不明白,这根本就不可能,如果能够那么轻易地被第三方发现,当初就不会用两个帝国的纯血子嗣来做引子,还要等待你这样的人去"骨刃的话嘎然而止,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他猛地瞪大了眼睛.

    秦青感到他的手指变得冰凉,她忍不住伸开双臂抱着他:"没事的,骨刃,没事的,我们去把它打开就好了,我陪你去,别担心,它还在那里,除了你们没有人能接近它."

    "不,还有一个可能,秦青,只有这个可能"骨刃失神地看着秦青:"为什么会这样?怎么会有人胆敢"

    "是什么?"秦青忍不住道,她抱着他冰凉的身体,摩挲着他的后背,想让他冰凉的身体尽快暖起来.

    "未来,秦青,那些骷髅人来自未来!"骨刃似乎终于回了神,他握着秦青的手臂,郑重地道:"秦青,我们必须尽快打开圣地,刻不容缓."

    "未来?可是"秦青找着借口,她不想去开启那个圣地,在知道这个男人会在那之后永远消失,她怎么忍心去开启所谓的圣地.

    "不,秦青,你必须去,骷髅人从未来回到现在抢夺那个东西,不是为了占有,就是为了毁灭.无论是哪种,我们都要阻止它们!"(未完待续)